后直播时代网红求生之道:打赏不够,广告、带货来凑

  • 时间:
  • 浏览:0

文/高寒

来源:懂懂笔记(dongdong_note)

这有三个 群体之间,只相隔有三个 小小的屏幕。

屏幕这端,是独自面对麦克风的“艺人”;屏幕那一端,是4亿多的看客。两端的人都希望从对方那里,能得到更多……

资料显示,目前国内映客、花椒、突然 播、美拍、陌陌、火山六大娱乐直播平台的有效主播人数约为144万,已经 上加游戏直播平台的斗鱼、虎牙、企鹅电竞和熊猫TV,国内知名直播平台的有效主播总数大致应在220万~2400万人

而在屏幕另一端的看客,数量仍在持续增长。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相关报告显示,2017年我国网络直播用户已达4.22亿,年增长率达到22.6%。

已经 ,如今市场却已经 进入后直播时代:主播的头部效应没人明显,直播收入没人向头部平台的头部主播集中;直播行业的用户红利逐渐消退,各平台对用户的获取正采取更为激进的辦法 ;除了0.1%的头部主播受影响不大,其余99.9%的主播挣钱没人难了。

无数个屏幕后面 是化着各种妆容、展示各种才艺的主播,她(他)们的目标是从屏幕外的世界想尽辦法 获得更多的利益;而屏幕外无数道欣赏、艳羡、贪婪、渴求的眼神,也在期待着从屏幕里的世界获取填补空虚、无聊的食粮。

在这场互有所求的狂欢背后,又隐藏着那此利益和纠葛?

公司、公会和个体户

狭小的空间里,化好妆容、表演才艺、跟粉丝互动……丽丽(化名)很享受目前的主播生活。

丽丽来自湖南省邵阳市下面有三个 小城镇,在上海一家贸易公司做了几年文员后,去年初辞职,签约某网红 经纪公司成为了一名职业主播。

“我讨厌办公室里无趣已经 单调的工作氛围。而做网络直播我你都里能从精神上获得了自由,尤其是开播有三个 月后我的收入就比已经 翻了几倍。”丽丽告诉懂懂笔记。

每天上午十你这一,丽丽有的是准时来到趋于稳定南京西路的一栋高档写字楼里。事实上,对于她来说,工作地点却说从一栋写字楼换到了有三个 小时路程外的另一栋写字楼,而工作内容则是由“处理报表”变成了“唱歌和向送了小礼物某某某致谢”。她每天要在公司的直播间工作直播三个小时以上,最多会达到8~9个小时。

“从有三个 素人到网红 主播这后面 觉得是非常困难的。所有来公司面试的主播都必须经过严格面试和筛选。公司负责人会考察她们的五官、性格和才艺,各方面表现良好才有已经 成为公司签约主播。”丽丽的语气里透露出对于当时人网红 的自信。

然而,懂懂笔记发现,面试成功却说素人成为主播的第一步。据丽丽所在的经纪公司负责人介绍,近一年半以来,应聘专职网络主播的年轻人整体数量仍在增长,其中大中专和应届本科毕业生的比例比已经 多了不少。如今,公司对于新人的面试没人严格,而面试合格后的新人必须经过专业的培训老师进行各项培训和包装,包括开设你这一穿衣搭配、妆容设计等课程。并肩,这期间新人的淘汰率也在增加。

“新亲戚亲戚当我们必须想成长为主播一般必须三个月。已经 是学习能力比较强的,最快只必须有三个 月。”丽丽说道。在她看来,现在的年轻人已经 你都里能走上你这一行,单打独斗的成功率觉得太低了。

与丽丽观点相同,在沈阳某直播公会“入职”刚一年的阿宣也表示,已经 当初是亲戚亲戚当我们都所在的公会招新人,她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去面试,结果就突然 做到了现在。

与“野生主播”相比,阿宣刚结束了直播时就得到了“家族”的人气和推广资源。作为新人,较好的曝光度和推荐让她的直播间在一周内就拥有了不错的人气。觉得家族规定每天至少直播有三个 小时以上,已经 她在三小时以外也主动开通直播,周末突然 会连续直播近10个小时。

不过,这5天多来阿宣有的是有三个 明显的感受,却说“打赏”收入没人低。已经 阿宣已经 的签约主播获得的打赏收入都先完整版归家族掌握,每个月管理人员会定期给主播们发放打赏的提成,以及固定的底薪。“亲戚亲戚当我们都也知道野生主播是打赏完整版归当时人,但却说感觉抗风险能力太差,现在觉得收入降低了,但公会有的是帮亲戚亲戚当我们都想辦法 的。”

有调查数据显示,目前超过400%的主播有的是签约的机构。这400%的签约主播中,除了直播平台之外,还有约36%的人签约了经纪公司。除了极少数主播是依靠天赋和运气爆红,你这一更多的主播主却说在借助团队包装策划来推动。

在经历了去年的市场大洗牌后,目前太多太多 直播平台为了分担监管风险,也都乐于与你这一大中型公会展开合作辦法 协议。这似乎也在预示着,所谓素人直播的时代已经 终结。

收入泡沫的消散

在交流中,丽丽并没人透露她目前的实际收入,却说表示包括公会里的头部主播最近也都暂时遇到了收入下降的问题报告 。不过,“百万身家、豪车名包”的传统印象,仍突然 是屏幕后面 光彩耀人的主播们给外界的普遍感受。

没人实际情况报告是如何的?

根据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与共青团北京市委开展的调研显示,33.1%的网络主播月收入4000元以下,14.6%的网络主播月收入4000至4000元,15.9%的网络主播月收入4000至4000元,18.0%的网络主播月收入4000至40000元,必须必须一成的网络主播月收入万元以上。

懂懂笔记根据头部网发布的直播行业年度数据报告发现,四大移动类平台(映客、花椒、陌陌、突然 播)1万名主播样本数量中,约20名主播收入过千万,而接近68%的的主播年收入在20万元以下。

另一份来自“今日网红 ”的统计显示:映客、花椒、突然 播、美拍、陌陌、火山等平台约144万的有效主播,在今年上5天的总收入达到了47.032亿元。已经 对上5天收入排名前1万的主播进行统计发现,觉得亲戚亲戚当我们都仅占六大平台整体主播数量的0.7%,但却拿走了约31.98亿元收入,占所有主播收入的68%。

也却说说,其余99.3%的主播,在抢夺剩下32%的收益;而绝大每段的主播实际收入很低,月均收入在4000元以下的主播成为了其中的主要群体。

“觉得还是后面 扣除的费用太多了,几番下来主播到手的收入也就太多了,何况现在市场整体表现又不太好。”在丽丽看来,最近5天多打赏的数额在减少,已经 公会的提成比率并没人变化,“比如说映客后面 粉丝们打赏的礼物“仙岛”是33440钻石一艘,上加人民币是3344元,已经 亲戚亲戚当我们都必须拿到过低4000多元的提成。除去平台拿走的以外,大每段礼物的提成是400%,这400%的提成里经纪公司有的是扣掉20%至400%,再扣除8%的个税。太多太多 亲戚亲戚当我们都最后得到的收入必须20%甚至更少。”丽丽皱着眉头说到。

旗下拥有4000多名主播的华科文化总经理丁京军,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已经 主播月收入40000元以下,那离被淘汰却说远了。少数主播赚取了絮状的钱,中小主播你都里能再向上挤的难度比此前更高,新人你都里能快速上升基本不已经 。”

收入减少,导致 更多主播要想辦法 找财路。“网络直播你这一行业现在还是有不少泡沫和灰色地带。在你这一过低规范的平台,主播做微商、夹带私货,你这一二道贩子和渠道中介也在后面 层层加价;另外你这一游戏主播作弊,甚至请代打、买演员、炸鱼的问题报告 也屡见不鲜。”一位直播行业的业内人士谈到目前市场现状时,表达了当时人的忧虑。他强调,你这一不规范的做法甚至却说公会已经 经纪公司层面在运作。

实际上,太多太多 中小公会在近一年来经历市场洗牌后,也在面临生存的巨大压力。懂懂笔记了解到,大多数直播经纪公司的收益情况报告符合“二八定律”:也却说公司签约培养的主播中有 400%会一蹶不振 ,最后20%的留下来。而这20%的人的收入,会填补400%的没人做出成绩的人让公司亏损的钱,市场竞争相当残酷。

从有一种意义山来说,迫于生存压力,太多的公会和主播们有的是琢磨为什么么不不都里能“生财有道”。

寻找你这一盈利模式

尽管经纪公司拿掉了主播礼物的大每段提成,但多数经纪公司仍难以走出亏损泥淖,导致 在于培养有三个 网红 和达人必须高昂的资金成本和已经 成本,仅靠打赏维持不了继续扩展的运营成本。

而那此趋于稳定直播腰部力量的网红 ,其生命周期已经 必须三个月到一年,远远低于娱乐明星的生命周期,仅靠打赏对于她们来说“回报率”已经 相当低。

事实上,“流量即入口、流量即金钱”,在“打赏”模式遇到瓶颈时,伴随直播行业的巨大流量,广告、电商与直播市场出現大融合,成为主播们的另一块利润战场。

直播和带货:

电商与直播有着火山岩的契合度:它可不不都里能使粉丝们更全面地了解产品或服务,从而确保看后的视频并未经“加工改造”。

模特出身的网红 张大奕通过直播仅用了两年时间打造成人气爆棚的网红 店铺。根据淘宝公开的数据显示,观看张大奕在2016年6月20日的那场直播的人数超过41万,点赞数超过400万。

截止当天22:00直播结束了,20:00结束了正式上新的“吾欢喜的衣橱”在两小时内成交额就达到近4000万人民币,客单价近400元。

在已经 的示范效应下,太多的主播结束了加入带货大军,已经 其中微商和带货主播出現销售伪劣产品的情况报告,也逐渐浮出水面。有业内人士指出,目前“视商”似乎已经 成为有一种全新的商业形式,直播逐渐成为产品迭代及企业营销的标配。已经 随着你这一伪劣商品的出現,导致 消费者使用后出現不良反应的案例屡有趋于稳定,售后投诉维权更是低效和艰难,预计新一轮监管势必会针对那此问题报告 进行大力整治。

直播与广告:

对于直播的带来的巨大流量,广告的“长驱直入”显得格外顺理成章。

2017年7月29日,网红 红麦琪啦在滨江某公寓开盘日举行现场直播。短短有三个 小时,并肩在线最高达到20万人次,总共获得3400万次在线观看。

有外国外国日本网友计算你这一次直播,只用了请网红 的你这一成本,却达到了400多万次的观看量,按照1元1次的曝光成本计算,至少节省了400万的广告费。

而在某直播平台上,网红 主播们报价的广告植入费达到几十万元。

不过,目前直播的波特率成本、推广成本也在不断提高,其有一种的运作仅依靠用户购买虚拟礼物和流量广告等变现辦法 ,觉得难以支撑,直播+电商的形式,前景目前来看也显得过低明朗。随着文化部对斗鱼、虎牙直播、YY、熊猫TV等网络直播平台进行查处,以及近期《电子商务法》的正式出台,也预示着监管力度已经 进一步加强。

在行业内的寒冬逐渐来临时,后直播时代已经 面临那此变局?更多抱有财富梦想的“丽丽”们,会在这场直播变革大潮中遭遇那此样的结局?